《1917》“一镜到底”,长镜头影片有多神奇?

        时间:2020.02.11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文小佳儿
        萨姆·门德斯在电影剧本的首页上写下了这句话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“我想用真实的时间顺序讲述两个角色的故事,并以一镜到底呈现。”编剧兼导演萨姆·门德斯在电影剧本的首页上写下了这句话。


        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已于2月10日落下帷幕,由萨姆·门德斯执导的“一镜到底”战争题材影片《1917》坐拥10项提名,最终斩获最佳摄影、最佳音响效果、最佳视觉效果三座技术类大奖。



        71岁的摄影大师罗杰·狄金斯 也在奥斯卡的第15次提名后,凭借《1917》的自然光和“一镜到底”的拍摄方式拿下最佳摄影,继2018年的《银翼杀手2049》后,第2次捧回了小金人。



        影片目前已官宣引进中国内地,具体上映时间待定。


        虽然此前在“奥斯卡风向标”的金球奖上,《1917》一举摘得最佳影片,且在颁奖前的奥斯卡预测中,有不少媒体和影评人都看好这部影片,然而最终它却与最佳影片失之交臂。但其长镜头的技巧性表现方式,以及在技术实验下对沉浸式视听的探索,在以往的影片中都是较为罕见的。



        影片《1917》聚焦第一次世界大战,影片故事灵感来源于导演祖父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时,在前线做传令兵的真实经历。



        电影讲述了一战时期两名年轻的英国士兵临危受命,徒步穿越火线,在8小时内前往9英里以外的一处英军阵地,传达停止进攻的指令,避免1600名士兵陷入德军陷阱的故事。 电影最大的看点是全片119分钟大多使用自然光和外景“连续拍摄”的手法,为观众呈现出“一镜到底”的视觉体验。



        但其实,影片的“一镜到底”实为“伪一镜到底”,电影由几十个长镜头组接而成,再利用后期技术处理和巧妙的转场,使得影片看起来像是从头到尾连续拍摄而成。 导演萨姆·门德斯称该片每组镜头大都长于5分钟,有个8分钟长镜头拍了56次,并坦言“《1917》的拍摄难度是普通电影的5倍。”



        由于影片在最终成片中是“一镜到底”的呈现方式,需要全剧组导演、演员、摄影组、灯光组、特效、爆破等多个部门精确到秒的配合。为此,剧组特意准备了两份剧本,一份是普通文字剧本,另一份则是注明全场人员走位、摄影机运镜方向等配置的地图剧本。



        在正式开机拍摄前,整个剧组花了6个月的时间进行彩排,为保证拍摄的质感,还必须选择在阴天进行拍摄。



         由于剧情需要,主角一直在不断的移动中,场景涉及战壕、弹坑遍布的战场、小镇废墟、河流等。


        电影在拍摄过程中采用大量对的手持、机驾、车载带着稳定器的摄像机摄影,在面对有急流、有低洼、有战壕、有布满死尸阵地的场景时,导演为保持拍摄镜头的连贯性,有时需要用威压吊起摄影师和摄像机进行拍摄。



        影片中“废弃小镇夜晚”的片段十分震撼,满目疮痍的城市被火光和炮弹照亮,熊熊烈火肆虐。小镇中燃烧的教堂和之前一同出发的队友布雷克营救敌军士兵,却被对方用利器刺死相关联,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斯科菲尔德主观信仰的坍塌。



        在拍摄过程中,摄制组特意按照比例搭建了一个微缩模型。此外,为营造漂亮的光影效果,摄制组甚至还一一设计了每颗照明弹的运动轨迹。影片中的照明弹不是被发射出来,而是挂在悬空轨道上被绳子拉着走的。



        《1917》通过镜头跟随两位主角运动,使观众“亲临”100多年前的一战战场,将原本虚构的时间线变得异常真实,在一定程度上也强化了对于电影故事的表达。


        《鸟人》


        提及长镜头影片,不得不提的就是获得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、最佳原创剧本、最佳摄影四项大奖的美国黑色喜剧电影电影《鸟人》。



        电影《鸟人》同《1917》一样,也是采用的“伪长镜头”手法。电影全片时长119分钟,后期拼接而成的“单一连续长镜头”时长就达到了103分钟。 电影大部分场景都是在百老汇的圣詹姆斯剧院内拍摄。影片正式开机前,导演亚利桑德罗·冈萨雷斯·伊纳里图和摄影师艾曼努尔·卢贝兹基特地在位于洛杉矶的片场搭出了一个“圣詹姆斯剧院”,模拟拍摄过程中的各种场景转换。



        为达成“一镜到底”的视觉效果,即使是影片正式开拍后,拍摄的排练过程也并没有停止。影片摄影首席助理Greg Tavenner:“我们通常正式拍摄前先排练一场戏6到8小时,(然后)我们倾向迈开步伐拍大约17到18条。” 


        影片最重要的事件节点是瑞根在纽约街头裸奔的戏份。男主瑞根因戏服被门夹住,不得不只穿一条短裤在时代广场狂奔到剧场演出,却意外收获观众好评。恰恰同影片副题“The Unexpected Virtue of Ignorance”相照应。



        这场戏份从晚上8点半开始实拍,共拍摄了四条。除主演外,共有四人跟随,另有八位制作助理疏导现场人流,才将该片段拍摄完成。



        影片运用超长镜头的表现方式,将多个时代的社会思潮和大众审美巧妙连接,通过过气超级英雄扮演者瑞根在百老汇舞台上的最后一搏,反映了现代人的社会焦虑以及对个体存在感的渴求。 


        华语电影中,也有这样一位擅于使用长镜头拍摄影片的导演,他就是导演毕赣。毕赣迄今共执导过2部院线电影,两部影片中均包含了30分钟以上的超长镜头。


        《路边野餐》 


        “为了寻找你,我搬进鸟的眼睛,经常盯着路过的风。”毕赣导演执导的电影处女作《路边野餐》斩获第68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当代电影人单元最佳新导演银豹奖。影片中诗意的表达,时空交叠的影像以及长达42分钟的长镜头,让不少业内人士为之惊叹。



        影片讲述一个生活在贵州凯里的乡村医生,为了寻找侄子,来到陌生的小镇,在这个亦真亦幻的小镇中,他与逝去的爱人在一个神秘时空获得重逢的故事。
         长镜头在影片中被大量使用,最为人所称道的就是其中长达42分钟的超长镜头。拍摄过程中共拍摄了三次,由3个摄影师交替完成,实际拍摄了60分钟,最终选择了第一次拍摄的素材。



        影片中随处可见对时间的隐喻,卫卫在墙上画的钟表,花和尚开的钟表店,逆时针转动的钟表,故障的电风扇,时而走时而停的交通工具,歌厅的灯光、流行音乐等。



        在40分钟的极端长镜头中,导演将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时间线打乱后重新拼接,将镜头里只言片语间的线索都串联起来,在虚拟的小镇荡麦营造了一场盛大的梦境。



        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


        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曾入围第71届戛纳电影节“一种关注”单元,并凭借“一吻跨年”的营销方式,使得影片首日预售票房直逼1亿。该片也是华语电影中长镜头影片的一个典型代表。



        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更像是《路边野餐》的全面升级,都是导演扎根于故乡贵州凯里的创作,故事发生的地点都是虚构的小镇荡麦。 电影是一个关于爱情、背叛、欲望、信念的故事。影片片长130分钟,前半段是一个非线性的故事,后半段则是用近一个小时的3D长镜头演绎了一个梦境。



        12年前,罗纮武再次回到贵州,在追查好朋友白猫的过程中,一个神秘女人进入他的世界,现实与梦幻开始交织。


        在这个长达70分钟的长镜头中,观众跟着罗纮武,从矿井隧道,到打乒乓球,到下山索道,到荡麦小镇,遇到了万绮雯/凯珍室内室外不断穿行,人物递次出现,拼接出了主人公近乎一生一瞬的悲欢离合。



        像《1917》《鸟人》《路边野餐》和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这种包含30分钟以上的超长镜头较为少见,大多数影片中所出现的长镜头基本都是固定机位,除了摇以外没有过多的镜头运动,全靠演员的调度,显得相对自然,运用范围也更为广泛。 


        《阿飞正传》


        王家卫风格的确立之作《阿飞正传》,其影片结尾谜一样的3分钟长镜头一直被奉为影史经典。



        张国荣饰演的旭仔阿飞在一列异国火车上被人枪杀后,梁朝伟饰演的另一个阿飞出现。 在这三分钟的镜头中,梁朝伟没有一句台词,在淡淡的音乐中,修指甲、穿西装、装钞票、梳头、看手表、关灯、离开,精心打扮自己准备出门,继续上演着无脚鸟的故事。



        《被光抓走的人》


        2019年末上映的电影《被光抓走的人》结尾处的长镜头时长在3分钟左右,将最真实的生活照搬到大银幕上。



         张燕在一个房间,武文学走到另一个房间,之后两人共同走到厨房,夫妻将矛盾释怀后,重归于好。 影片的最后,武文学一家人一起吃饭的固定长镜头将人物处于黑暗的边缘,主体却是光亮,象征着家庭美满,感情美好。



        这几部包含长镜头的影片,你都看过几部呢?


        文/文小佳儿